矫情的那些年

难得去扫了下豆瓣,很久没去的“圣地”,哎~现在这质量真是大不如前……曾今的约炮神坛现在早已人去楼空,更有种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。
为了凑字,顺便搬好早前写的“矫情文”:

每一次与你分开,就像从梦中醒来。空气中隐然还回荡着你的味道,梦中你那羞涩的微笑,纤细的背影还不时从眼前闪现。

每每再次遇见你,忽觉一切如梦初醒。空气中充斥着你那清幽的香味,纯真害怯的笑容,婀娜的身影点滴占据了我的全部。

时间久了,似梦非梦,现实与梦境的边线也逐渐模糊,辨识不清。什么时候是现实,又什么时候又在梦中,似乎也已经不再重要。但无论何时,请让我能牵住你的手,陪伴一起继续着我们的旅程。

-----分割线-----

午夜的思索

凌晨1点,夹好书签,合上书本,下床。赤脚走到窗户前,拿出一根烟,点燃。

耳边空调机组转叶的吱吱声;拖着行李回家的男人渐渐走进楼道;远处高楼上闪烁的红色星光。这一切伴随着半空中妖娆的烟,在这8月的午夜,似有似无,明明发生了却又转眼即逝。

夜晚抽烟要比白天的感觉来得奇妙。白天无非是烟瘾上来了,点上一根;而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,烟与身体发生着微妙的联系。逐明逐暗的星火,伴随着心跳与呼吸,它似乎成为了另外个器官。一个新生却又即将化为灰烬的生命。

站在窗前,思索着近三十年的人生轨迹,走走停停,磕磕绊绊。对于以后的路,一片茫然。有时看着窗户上倒影的自己,仿佛能看到以后的自己,但又不能去肯定,内心总是充满着疑问与焦虑,想尝试去改变点什么,却不知道从何入手。

活着,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人生,下一站点又在哪里呢?

转叶声再次回到耳畔,红色星光在视野中又变得清晰,那个拖着行李回家的男人此时大概已搂着妻子安然睡去。

小心地推动窗户,在还留下一指宽的时候,吐出余留的一丝烟气。回到床上,打开书,取过书签,继续读着我的《1Q84》,一本带着问号的小说,一本让我对自己不断提出疑问的小说。

第一个是11年7月,第二篇是10年8月,两者相差一年,说明什么?我“贱”了一年多~
BTW,这几天不知道大家家里开空调没,上海今日入梅,那“燥热”的感觉只能靠我那昂贵的电费来对冲了。

转载请注明并注明文章来自“Otichi.com -> 矫情的那些年
大欢迎浏览我的YOUTUBE频道,一定要订阅哦!从这里穿越传送

当然,B站也有更新,请努力投币!点这里直达小径

在 “矫情的那些年” 上有 16 条评论

  1. 梦里有她牵手,旅程注定幸福。夜晚抽烟,抽出了另一个生命,看到一个男人拉着行礼回家并在一指宽地榻榻米床上睡觉。幸福啊。博主文笔不错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