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岳父大人 (Part 1)

岳父大人
老婆大人的父亲是自己开业的,从继承自家杂货铺到现在的3个小公司,虽然不是什么大产业,但按照岳父大人自己的话来说,还算挺成功的,起码全家住好、天天吃好喝好也绝对是够用了。为什么要交代这个?你想啊,自己做生意的,又是从小做到大的,那独权主义有多强啊?!再来,老婆老家在日本的仙台,也就是所谓的东北人,即使比不上苏联爷们,跟咱东北老爷们也有是得一拼滴。照我这南方来说一句:就是那德行了。

老爷子现在大概已经70多岁了吧,每天生活极其规律:晚上8点半至9点左右上楼睡觉,早上4点起床。你问起那么早干吗?当然不是去跳广场舞啦,要工作的嘛!岳父大人其中一公司就是给附近小餐馆、学校提供蔬菜鸡鸭鱼肉什么的。4点起床就开着小卡车去批发市场。折腾到9点左右,在那和老朋友吃个早饭喝个咖啡,然后回到自己办公室继续搞其他业务。曾经老婆说过她小时候的故事,其中穿插着她父母那时候的“发家史”:虽然接手了家里杂货铺的店面,但岳父母那时仍然天天很早起来,除了去批发市场外,还得给人家每家每户送牛奶。家里三个孩子,最小的就是我老婆了,上班时间都寄放在岳父哥哥的家里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从门口的杂货铺做到现在的不动产、代销彩票、副食品批发,确实挺不容易的。


好了,上面这些都是铺垫。今天我要说的是第一次和岳父大人见面的事儿。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有意思。
第一次和老婆一起回日本,首要目的就是得上门提亲。下了飞机,她老爸接的机,这个意料之中的事儿,所以之前老婆就教过了碰到她爸该怎么打招呼。那时候我的日文几乎就是个负值,头碰头面对面,看对面那老头,满头白发外加白胡子(再长点就赶上圣诞老人了),一脸凶相,紧张,上来那2句简直得磕巴不行。一路无话,到家第一天简单吃个便饭喝杯酒就把咱送酒店了。为啥送酒店?我觉得原因有俩:一、不是还没正式提结婚那事嘛,2个住一起多不合适,干脆眼不见为净——送走;二、那时正好是福岛地震后1、2年吧好像,老房子在推到重建中,住的是租来的房子,地方也小,没什么多余的房间。

第二天是周五,老婆大人根据其父亲指示,现行开车带我去了度假村泡温泉。因为他们父母还有未娶妻的哥哥得周五晚上下了班才能过来。瞧瞧人家,自己作老板的还不给自己放假。其实我估摸着岳父大人是自从听说她女儿找了个中国人,心里就开始犯嘀咕。机场那儿一见,好嘛,还不会日语不能直接沟通,这姑爷难伺候了。怎么也得想个法子震一下这小子是吧。

重头戏来了——晚饭。
岳父母和老婆她哥做一排,我和老婆两人做对面。是的,没错,这样情景我们在日剧中看到过无数次,只是这次的主角是我。
上来先大家干上两杯“你幸苦啦~”说2句,这就算前戏了。就我来日本这两天观察来看,丈母娘绝对没问题了,好不容易女儿出嫁还在这时候找茬不是吃不饱了撑着了嘛。中间人物就她哥了,一看也是个实在人,但……这个等下说。她爸,这次的目标就是他,一看这面相,心里就发毛啊~

好了,所有人就像脑补听到1、2、3一样,差不多就都把手里的筷子放下。大眼瞪小眼,家主开始发问。
其实也就无非问问现在做什么工作啊,什么样的公司啊,怎么认识的啊……当然,我都是说中文,老婆翻译,起码她当中还能润色一下。
感觉发展挺顺利,老头问了句:目前来看中日关系还行,但万一下次再打仗呢?
我日你个仙人板板,这个怎么回答,我真想说你这个小农思想……好吧,这个时候千万别掉链子,找爱听的说就行了。
一番轮炸后,老头觉得没问了。好吧,我们实诚的哥问了句我当场吐血的话:你们结婚后钱够用吗?
怎么着,你是准备给我钱呢还是准备看我笑话呢?!还好有准备,拿出纸直接算给他们看,老子薪水多少,有车有房有小贷%$#&……巴拉巴拉一堆,结束。
对面3个人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~岳父大人先握手,再举杯说道,“我的女儿以后交给你了,祝你们幸福~!”一杯啤酒入肚,总感觉哪里不对啊。

等等、等等,老子还没说那句“请你把女儿交给我吧!”
靠,这句日语老子可是练了2个礼拜啊,你把我台词就这么给抢了,这TMD不是坑爹嘛!

转载请注明并注明文章来自“Otichi.com -> 我的岳父大人 (Part 1)
大欢迎浏览我的YOUTUBE频道,一定要订阅哦!从这里穿越传送

当然,B站也有更新,请努力投币!点这里直达小径

在 “我的岳父大人 (Part 1)” 上有 18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