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钓

22275782011_dd3fa7fa41_z
其实一开始听说要去海钓我是拒绝的,因为,你不能让我钓,我就马上去钓,我要试一下,因为我不愿意出海以后再加一些特技上去,“咣”一下连隔夜饭都吐出来……
不扯了,但作为一个长期为我国航运事业作贡献者,这样的小船晕到什么程度我还真不知道。
一大早4点起床,吃了点点东西和晕船药,还备了点姜片(网上说这个东西有奇效)。到码头大概5点吧,然后天还没亮就开船了,没过10分钟我心里就骂人了,这早上的浪有点大啊~人坐在那都TM能飞起来了。闭目养神、闭目养神、闭目养神……

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
我的岳父大人 (Part 1)

岳父大人
老婆大人的父亲是自己开业的,从继承自家杂货铺到现在的3个小公司,虽然不是什么大产业,但按照岳父大人自己的话来说,还算挺成功的,起码全家住好、天天吃好喝好也绝对是够用了。为什么要交代这个?你想啊,自己做生意的,又是从小做到大的,那独权主义有多强啊?!再来,老婆老家在日本的仙台,也就是所谓的东北人,即使比不上苏联爷们,跟咱东北老爷们也有是得一拼滴。照我这南方来说一句:就是那德行了。

老爷子现在大概已经70多岁了吧,每天生活极其规律:晚上8点半至9点左右上楼睡觉,早上4点起床。你问起那么早干吗?当然不是去跳广场舞啦,要工作的嘛!岳父大人其中一公司就是给附近小餐馆、学校提供蔬菜鸡鸭鱼肉什么的。4点起床就开着小卡车去批发市场。折腾到9点左右,在那和老朋友吃个早饭喝个咖啡,然后回到自己办公室继续搞其他业务。曾经老婆说过她小时候的故事,其中穿插着她父母那时候的“发家史”:虽然接手了家里杂货铺的店面,但岳父母那时仍然天天很早起来,除了去批发市场外,还得给人家每家每户送牛奶。家里三个孩子,最小的就是我老婆了,上班时间都寄放在岳父哥哥的家里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从门口的杂货铺做到现在的不动产、代销彩票、副食品批发,确实挺不容易的。

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